移动版

2019净利下滑27% 深高速现金流承压

发布时间:2020-03-24 08:29    来源媒体:金融界

3月23日,A股高速公路上市公司龙头深高速(600548)(600548.SH)收报8.58元/股,与年初相比下跌超过20%,最新市值187亿元。

股价下跌背后,是深高速2019年净利出现下滑。

3月18日晚间,深高速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其全年实现营业总收入61.86亿元,同比增6.5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4.99亿元,同比降27.34%;扣非净利润为22.43亿元,同比增45.89%。

与其他高速公路公司不同的是,深高速正在探索“高速公路+大环保”双轮驱动的增长模式。

年报显示,虽然路费收入仍占到总营收的7成之多,但依靠着2019年收购的南京风电和包头南风两家风能公司,深高速的清洁能源收入达5.99亿元,占总营收的9.68%,在各项业务收入里排名第二。

作为一项重资产行业,风电行业对企业的长期经营能力和现金流能力形成巨大考验。

“风电行业整体都在向‘去补贴’的方向发展,不少中小型风电企业可能会在今年面临严重危机。”3月21日,一位风电行业观察人士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3月19日举行的深高速2019年年度业绩说明会上,深高速董事长胡伟在回答时代周报记者提问时表示,风电行业补贴递延到账对公司当年营业收入及净利润没有影响,但会影响项目现金流。

“我们在做项目测算时已充分考虑,投资测算基本方案假设补贴递延3.5年,即从2021年开始补贴陆续到账。”胡伟说。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对深高速的主业收入提出挑战。

3月22日,中泰国际策略分析师颜招骏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近期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性增加,债务风险加剧,“公路股今年最大的挑战是收入下降影响偿债能力。公路股负债率普遍较高,公司现金流又比较稳定,因此投资者们都会比较担心债务水平”。

截至2019年底,深高速由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与2018年底相比减少近50%。

路费收入承压

2019年,深高速实现净利润24.99亿元,相比2018年的34.40亿元同比减少27.34%。扣除2018年度南光高速、盐排高速及盐坝高速三项目资产处置收益的影响后,净利润同比增长30.42%。

深高速在年报中指出,主要为报告期内完成对沿江公司的注资工作,确认部分前期可弥补亏损和公路资产减值等相关的递延所得税资产,以及本期联合置地公司确认梅林关更新项目一期商品房开发收益和转让贵州圣博等四家子公司100%股权和债权使得集团投资收益有所增加。

财报显示,2019年,深高速的路费收入、清洁能源收入、房地产开发收入分别占到总营收的73.87%、9.68%和7.39%。

收费公路仍是深高速最大的收入来源。目前,深高速经营和投资的公路项目共16个,毛利率50.3%,同比减少2.52%。

深高速解释称,由于三项目回购以及其他路段因路费收入、专项维护费用及折旧摊销费用变动而导致的。

影响其毛利率的还有2019年下半年开始的“ETC普及运动”。

深高速在年报中表示,高速公路ETC的普及涉及对现有收费系统的全面升级改造,将增加项目的资本开支;另一方面,享受费率优惠的ETC通行卡用户量的骤增,将对公司路费收入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据海通证券估算,上述政策将导致高速公路公司收入端减少且成本端增加,政策环境变化预计会在2019年导致深高速收入端减少0.6%,在2020年减少1.2%。

2020年,如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车流量大幅减少则成为所有高速公路企业共同面临的问题。

据交通运输部的要求,自2020年2月17日起疫情防控工作期间,免收公路车辆通行费至疫情防控工作结束。

毫无疑问的是,今年的路费收入将与高速公路通行费的免费期长短息息相关。

根据深高速方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深高速公路业务产生的净利润约占52%,约一半净利润来自于公路以外业务。

“就深高速的收入结构而言,若2月17日-3月31日缺少公路收费,可简单估算,今年第一季度路费及总收入或分别同比减少48%及35%。”颜招骏分析道。

3月19日,深高速总会计师赵桂萍在深高速2019年年度业绩说明会上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这对公司经营产生明显影响,目前免费结束时间尚未确定、政府相关配套保障措施尚未出台,暂时无法估计影响。”

同时,赵桂萍表示,将“加大环保板块投资并购力度,以及对优质收费公路的并购力度,通过增量弥补减量”,并“与交通主管部门就免费保障政策持续积极沟通”。

面对疫情,深高速通过发债等手段缓解资金压力。

3月20日,深高速2020年公司债券(第一期)(疫情防控债)的发行公告显示,实际发行规模14 亿元,票面利率3.05%。债券发行价格每张人民币 100 元;期限5年,附第 3 年末该公司调整票面利率选择权和投资者回售选择权。

跨界风电行业

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在深高速的众多业务中,房地产开发项目收入4.57亿元,占比排名第三,是众多项目中增速最快的一个,达59.94%。这让不少投资者猜测,深高速是否进军房地产行业?

3月20日,深高速投资者关系部有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梅林关更新项目)我们是参股,只有投资收益。我们不会专门去二级市场拍卖土地。公司不会转型房地产行业,房地产也不会成为主业。”

2019年,深高速在风电行业动作频频,彰显其在环保领域布局的野心。

当年3月,深高速收购南京风电51%的股权;9月,收购包头南风67%的股权。对此,深高速表示,两家风电企业形成业务协同,“可获得从风场资源、风电设备制造到风场建设、投资与运营全产链协同优势”。

财报显示,2019年,深高速风力发电收入达8766万元,风电销售设备收入达5.11亿元。

但是,大规模进军风电行业也给深高速的现金流和负债率带来压力。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深高速由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17.51亿元,与2018年底相比减少45.65%;未偿还的有息负债也同比增长20.82%,至168.21亿元。

2019年是风电行业装机量“突飞猛进”的一年。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新增吊装容量达28.9GW,同比增长37%。其中,陆上风电新增装机26.2GW,同比增长36%。

“随着风电补贴的逐渐退坡,各大风电企业都在抢装争取早日并网。但这会带来建设成本的过度提升,甚至出现产能过剩的问题。实际上,风电项目利润空间已经降低了。”前述风电行业观察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同时,该人士认为,风电行业受政策波动的影响格外剧烈。“2020年对中小企业来说会格外困难,现金流能不能支撑到补贴发放的那一天还不好说。即便是大企业,应收账款也都远超预期。”

“投资风电企业要面临前几年赚不到钱的问题,不少企业会因此被拖垮。而我们公司现金流比较充沛,资本成本较民营企业而言更有优势。因此(我们)不需要单靠补贴维持现金流。”上述深高速投资者关系部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